當前位置:文桑小說 > 歷史軍事 > 通谷 第九章 門前好戲

第九章 門前好戲

小說:通谷  作者:谷七 
    通谷跟著商意舍來到司徒府,府內眾人見到通谷面上都流露出詫異神色。一是因為通谷的眼睛奇異詭譎,二是因為商意舍從未帶過女人回府。二人穿過長廊,在書房坐下,下人端來香茶后很識趣地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這府里景致不錯啊,以后有空我常來參觀參觀。對了,我聽哥哥說你如今也不過十八歲,你是怎么混到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?”

    商意舍眼中掠過一絲凄涼,但轉瞬即逝,隨之而來的是一絲玩味掛在臉上。“怎么著?你是看上我了?是不是覺得我特有本事?那我就考慮考慮,把你娶進來做個小妾如何?”

    通谷用一雙大眼睛翻了翻白眼道:“你別做夢了,我才看不上你。”通谷清了清嗓子接著說,“說正事,你到底能不能弄到書柬啊?”

    商意舍摸了摸下巴道:“我這個司徒之位是繼承我父親的,我父親當年扶植文王登基,也就是現在的文先帝。皇帝登基后許了商家世襲爵位,世襲朝堂職務。商家就我一個兒子,這些自然落在了我的手中。至于你哥哥的書柬,辦理起來需要個過程,已經著人在辦了,這種小事定能幫你辦好,你大可放心。只是除了柬以外,博山書院還需要入門測試,只有通過考試才能入院,考試的事情就只能靠你哥哥自己了。還有,如今你哥哥才不過十六歲,屬實年輕了些,書院自開設至今還未有過如此年輕的門生。你這么著急把你哥哥送走是什么意圖啊?”

    通谷笑著說:  “太好了,書柬的事情就拜托你了。其他的你就不必操心了,我對我哥哥有信心。” 其實通谷這信心不是無緣無故的,原主記憶中,雷通書三歲開智,對于讀書一事十分有天賦。

    “你這丫頭是真不客氣,我幫了你你怎么感謝我?”商意舍一臉得意地看向通谷。

    通谷給商意舍拋了個媚眼說:“事成之后我請你逛窯子去,我做東。”

    商意舍一口茶噴了通谷一臉,舉起手作出假裝打人的樣子說:“臭丫頭,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害臊?”

    “害臊多少錢一斤?要害臊何用?”通谷用袖子胡亂擦著臉上的茶水。

    商意舍無奈搖頭,他這是碰上碴子了,惹不起,惹不起啊。“你就不好奇我今天為何當街殺人?你不怕我?”

    “不好奇,那女的身上藏毒,手臂上綁著暗弩,分明是刺殺你的,你殺他不過是自保罷了。我可沒那么多同情心,她要刺殺幫我辦事的人,死了活該。” 通谷從不可憐自尋死路之人和大奸大惡之人。但也正是因為這樣,她濟世救人的修心劫沒能成功。只因她不愿施救壞人,神官便判了她再修煉。如此害的她多修煉了好幾百年才有第二次機會應劫,奈何這修心劫次次歷次次失敗,她只能選擇一修再修。

    商意舍對眼前的女子又有了新的認知,他甚至覺得心中開始產生了愛慕之情,這種女子他還是第一次見。商意舍起身走到通谷身邊,從通谷臉上拿下一片茶葉說 :“臭丫頭倒是挺聰明,人小鬼大,機靈的很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事情也商討完了,我先回去了,家里還有一場大戲等著我呢。”通谷揮揮袖子起身。

    商意舍拉住通谷說:“臭丫頭別火急火燎的,大戲怎能少了我,我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二人乘著馬車來到雷府,只見府門口已經聚集了很多群眾,她剛買的那些奴婢正在人群中央,紛紛坐在地上雙手拍地嚎哭著,明顯的潑婦哭街的架勢。這帶頭的不是別人正是靈墟,通谷抬手扶額,心中不由想著,這靈墟真是殺手嗎?怎的奴婢做得,潑婦也做得?

    趙氏如今是當家主母,這事定是要出來阻撓的。只是靈墟耍無賴,趙氏也沒辦法,手還吊著,急的直跺腳,最后只好讓小廝去找老爺回府。通谷剛下馬車,便看見雷陶祿匆匆趕來。

    “無禮,還愣著做什么,把這些無賴轟走。”雷陶祿吩咐小廝道。

    “住手。”通谷大聲喝斥,“父親,這里都是我買回來的奴婢。不能轟走。”通谷一邊說一邊給雷陶祿施了禮。

    靈墟哭嚎著抱住了通谷的大腿,哭聲撕心裂肺,比死了娘還痛苦幾分的樣子。  “女郎,夫人不待見小姐,不讓奴婢們入府。奴婢們已在烈日下好幾個時辰,連口水都沒喝過。夫人是當家主母,怎能如此狠心?”

    通谷苦笑,心里不由暗嘆,這靈墟不去演戲簡直太浪費了,實力派演員啊。通谷拉起靈墟假裝啜泣著說:“靈墟別怕,雖然母親時常打罵我,不給我和哥哥錢糧還搬空了我的院子。但我是花自己的錢買你們回來,母親不會不讓你們進去的。”

    雷府周圍住的也都是有些身份的人,聽到雷通谷如此說,大家紛紛議論起來。“世上怎么會有這么狠心的母親?”一個身著冷灰色長衫的中年男子說道。另一個穿著赭石色衣衫的人湊近灰衣男子說:“你不知道,這個是繼母,后娘就是沒有親娘好啊。”沒多久功夫大家都開始吵嚷起來,有的還大聲質問起來,“雷大人就不管管,尊夫人是不是有點過分了?”

    趙氏見狀一臉官司,氣的肝疼,可人言可畏,又不敢在眾人面前爆發出來。

    商意舍走到雷陶祿面前說:“喲,雷大人,您府上還有這一出呢?”

    雷陶祿見是商意舍連忙抱拳施禮說:“司徒大人,誤會啊,賤內一定是沒問清楚才出了這樣的誤會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家夫人的形式作風不像是誤會啊,看來我要跟皇上說一說今天這熱鬧了。”商意舍不懷好意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雷陶祿摸了一把頭上的汗說:“司徒大人見笑了,還請高抬貴手,今日之事真的是誤會。下官這就安排小女和眾人入府。”

    商意舍突然繃起了臉說:“雷大人,你家長子雷通書是本官的摯友,你可莫要虧待了這對兄妹。到時候得罪了本官你也得不了什么好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。” 雷陶祿點頭哈腰的回應。

    商意舍將頭撇了過去說:“行了,快去吧。”

    雷陶祿趕緊走到通谷旁邊,拉起通谷的手,滿臉慈父樣子對通谷說:“愛女,這都是誤會,誤會啊,快隨為父和你母親入府吧。”一邊說一邊拉著通谷往府門走去。

    趙氏見雷陶祿表了態,也趕快裝出慈母樣子,用那只沒斷的手拉著通谷說:“是啊是啊,都怪我,我不知道這些是你買的下人,乖女兒莫要怪母親啊。”

    通谷都被這倆戲精驚倒了,這一家子實力派演員啊。這要是在現代,這些可都是老戲骨,都能撐起所有電影了。府門剛一關上,雷陶祿和趙氏立馬翻臉,二人用力甩開了通谷的手。

    雷陶祿翻臉比翻書還快,怒斥道:“小畜生,丟了我們雷家的臉面,你又能得到什么好處?”

    通谷嗤笑道:“老東西,今天這么一鬧,你可得在明面上對我兄妹二人好點,要不然你這官聲可就沒了。這外面傳的可是你敬老愛幼,況且你在秘書監當差,那是清流之地,你若面上功夫不做足了,看你這監院還能做多久。”

    雷陶祿緊握雙拳,險些將指甲陷進肉里,咬牙切齒地對通谷說:“小畜生,你放心,面上功夫少不了你的。” 說罷拂袖離去。

    趙氏昂著臉,俯視通谷,滿嘴刻薄。“哼,小畜生,原來是這個打算。你放心,臉面上少不了你的。但你也要清楚,這人吃五谷雜糧,天有不測風云,人有旦夕禍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老妖婆你放心,我還年輕,肯定比你活得久。” 通谷面上露著輕蔑的笑意,聲音輕輕柔柔,卻字字誅心。

    通谷一進到覺淺院就覺得氣氛不對,走進二道門的時候就看見神藏滿頭大汗,一臉焦急,在院中來回踱步。

    “發生何事?”通谷還未進院,就已經開始著急的問道。

    神藏見是通谷回來,連忙奔上前來,直接雙膝跪地說:“女郎,不好了,少爺剛才咳了口血就暈過去了。
目錄 查看全部目錄 設置 設置閱讀器
字號,背景等
書架 把該作品
加入書架
書頁 返回到書頁
×
《通谷》章節列表
加入時間章節名
暫無書簽,點擊閱讀器右上角可以添加書簽哦~
×
設置
閱讀主題:
正文字體:
雅黑 宋體 楷書
字體大小:
A- 16 A+
×
加入書架

喜歡這本書就加書架吧~

加入書架

關閉提示
利来w66官方网站 - 利来w66平台注册登录